还有不知建于何年的苯教修行洞和寺庙遗迹
2021-05-03 00:5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真是个一夫当关、万夫莫开的地方。这里就是赤朗村的村口。继续前行,山势渐缓,但仍比谷外的妥峡窄。谷中少有平地,因此许多青稞地都是从卵石堆里刨出来的。汽车一路前行,崩布普曲就像串珠的细线,赤朗村就像是散落于细线周围的珍珠。说村落民房是珍珠,那是因为村中藏式房屋都由白色花岗岩砌成。房子不大,但很精致。安居工程的春风早已吹到这个偏僻山村。

看什么:赤朗沟是尼木国家级森林公园的一部分,沟内灌木成林,种类繁多,越走越密,沟的深处溪流纵横,草原碧绿,野生动物众多。还有不知建于何年的苯教修行洞和寺庙遗迹。

在姜福刚的带领下,采访组赶往赤朗村。“赤朗”以音寻意,大概是“野人沟”的意思。不一会儿就来到峡谷最窄处。公路右侧,大山仿佛要挤压过来,左侧的雅鲁藏布不堪忍受大山的夹持,咆哮着吐出雪白的浪花。远远地,妥峡大桥到了。桥有两座,但只有一座正在通行。正在通行的是钢筋水泥结构,建于2006年。另一座是铁桥,建于上世纪90年代初。过了大桥就出了拉萨市辖区到日喀则地界了,传说中谜一样的赤朗村究竟在哪里?

正如姜福刚所说,也许太随鸡(机),直到采访结束,并没有看到藏鸡。我们却看到,桃花源一样的赤朗村,走向现代化的机遇,并不随机。

赤朗村坐落在雅鲁藏布妥峡北岸的一个峡谷中。由于山高谷深,直到2005年7月这个村才通砂石公路。也由于长期处于相对封闭的环境中,赤朗村民风格外淳朴,动植物资源也格外丰富。

吃什么:野生状态下生长的藏鸡熬制的鸡汤,优质牛羊肉、酸奶等,还有一个据说喝了能治胃病的温泉。

除了植物,赤朗沟里动物种类也很多。村里不少群众家在没人时都被棕熊光顾过,损失当然不少。好在国家有野生动物肇事补偿政策。

一路行来,除了民房前后零散的老杨树,并不见森林。山坡上倒是生长了不少低矮的灌木。时节已近小满,但那些灌木仍是黑乎乎一片,毫无生机。国家森林?赤朗沟,盛名之下恐难符其实吧。

顺着曲曲折折的公路,上行约8公里,便来到了赤朗村村委会。村委会主任琼拉告诉记者,赤朗村,意思就是“小斗里面”。早在公路到达赤朗村之前五、六年,村里的年轻人就已经到大山外面的世界去打工了。那时到县里办事,他得骑马走两天,中间还得在卡如村住上一晚。狭窄的山路只有一尺宽,还得不断地上坡下坡,很折腾人。更早的时候,村里的交通状况更糟糕。据说在1988年,时任拉萨市副市长的孔繁森同志听说赤朗村小学地处偏僻,教学条件差,于是他翻越了4500米的高山,来到赤朗村调研。

其实,赤朗村之所以被认定为国家森林公园,就是这些灌木。在外行眼中,它不起眼。在植物学家看来,它独有而多样化的植被,在高原气候变迁、森林退化过程中显现了特色,不仅具有观赏旅游价值,更是对研究高原气候变迁原生物种演变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。

在妥峡大桥桥头右拐,从江北岸进入一条狭窄的水泥路。爬升两三百米后,一座巨大的桥墩耸立在一个狭小的谷口。这桥墩是拉日铁路的桥墩,这谷口便是赤朗沟的入口。谷口宽不过百米,山谷两侧,从铁路施工的两个洞口传来机器轰鸣声。谷内,斗大的卵石和细小的砂土堆成直立的山壁。公路下方,一条名为崩布普曲的小河蜿蜒而下注入雅江。

赤朗村是尼木县卡如乡的一个行政村,处在雅鲁藏布中游妥峡的一个叉谷之中。因为卡如乡一带山谷陡峭狭窄,所以“卡如”的意思是“斗形地”。据卡如乡干部姜福刚介绍,2005年之前,赤朗还不通路。也正因如此,那里的社会环境和自然环境都保持了原生状态。赤朗沟2009年被评为国家森林公园。除了民风淳朴,沟里还有野鸡一样的藏鸡以及古遗址。

涛涛东去的雅鲁藏布,水绿如蓝。沿318国道逆江而上,建设中的拉日铁路时而巨龙般穿梭在雅江两岸,时而又似潜龙一样消失在大山腹中。传说中桃花源一样的赤朗村在哪里?

森林、藏鸡、古遗址。记者们脑海中浮现出林芝一样的山水,古格一样的谜团。有意思的是,当被问及能不能看到大群这样的藏鸡,这位风趣的基层干部说:“能不能只能随鸡(机)了。”原来,这些藏鸡全放养在山上,处于半野生状态,想看一眼,很难。

怎么去:从拉萨沿318国道向日喀则方向,从尼木县卡如乡再西行约8公里,在雅鲁藏布桥头右拐沿江北岸上行数百米,从一个狭小的谷口进入赤朗村。

琼拉说,他记得很清楚,2005年的7月5日正式通车。现在去县里,一个半小时就到了。虽说赤朗沟交通改善较晚,但群众致富奔小康的热情一点也不比沟外差。现在,沟里的年轻人都跑到拉萨、日喀则、那曲等地打工,快到藏历新年时才能回来。在乡里的帮助下,赤朗沟徒步游的规划也正在制定当中。琼拉认为,终究会有那么一天,赤朗村一定会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溢满幸福的“小斗”。

赤朗沟里还有谜一样的人文遗迹。除了不知建于何年的苯教寺庙遗迹,在实施安居工程时,有不少村民从地下挖出了许多人的骸骨。虽说如今的赤朗村仅有不到800人,但据推断,在数百年前,也许是一千年前的赤朗沟还是一个人口过千、牧业发达的地方。那些骸骨的主人因何而死去,又因何被深埋地下,这还得请考古专家作深入研究。

在重视经济社会发展的同时,各级政府还相当重视赤朗沟动植物资源的保护。这不,姜福刚的同事、卡如乡党委第一副书记洛丹正在沟的深处为护林员发工资呢。原来,从赤朗村村委会向北,山谷越来越宽阔,灌木林也越来越密。山谷深处,奔流的小溪边,一片片嫩绿的草皮赏心悦目。国家森林公园的盛名在这里才得以充分展现。

赤朗沟的深处,生长着数千万年前原始森林退化后留下的典型树种——高山柳,而且还有从那个时期幸存下来的大果叶柏。高原上其它地区还没有如此鲜明的森林退化痕迹。这个山谷地形像个漏斗,而琼拉则认为,家乡的地形更像一个金钢杵,杵尖就在谷口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redvelasco.com2号赌城官网_线上网络赌城注册_2号赌城娱乐_新加坡赌城在线_赌城app版权所有